四大古文明历史背景

来自大天使虫洞百科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说起来,所谓的上古四大文明中真正的古文明只有两大派系:塔洛迦燕军,它们分别对应地球时代二分天下的东西方两个人类势力,也是银河系人类文明内最强大的两个政治体的后代。新伊甸被孤立后得益于庞大的人口和殖民地,垄断了全部的资源细软跑,最终自谋生路顽强的延续了银河系文明,而不像玩家所属势力的祖先那样走向崩溃最终退化到石器时代。因此,两大派系在新伊甸内从一开始便是强势势力,这一格局是从银河系一路继承到新伊甸的。

新伊甸内所有的种族都有对应的具体民族原型:

【艾玛帝国】

艾玛 → 土耳其人

卡尼迪 → 蒙古人

尼库恩纳 → 阿拉伯人

【盖伦特联邦】

盖伦特 → 法兰西人

梅京 → 韩朝人

印塔基 → 西班牙人

【加达里合众国】

蒂泰斯 → 德意志人

阿赫尔 → 日本人

赛维勒 → 俄罗斯人

【米玛塔尔共和国】

布鲁特 → 非洲黑蜀黍

维洛奇亚 → 美洲黑蜀黍

赛毕斯托 → 犹太人

然而塔洛迦目前却未能判别其种族构成,它很可能本身就是类似欧盟的政治联盟,这一政治体应该覆盖了美利坚人的后代但美利坚人也只是从属关系,为啥只能是从属关系?这里值得提到一个有趣的彩蛋:在EVE世界中,亚洲和欧洲元素很多,美利坚元素却很难找到,甚至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直接对应美国。换而言之,CCP的设定里美国作为一个政治体恐怕未能延续到银河系时代。一定要找的话,只能去问已经扑街的塔洛迦了。冰岛小作坊暗地里狠狠的黑了美利坚粑粑一把。

另一边燕军的身份是直接指向中国人的。这就是为什么无法找到中国人所对应的种族,卡尼迪和梅京都是黄种人,但它们分别对应的是蒙古和高丽人,中国人在现存的新伊甸人眼中已经成为“古老先驱”了。 所以很遗憾大伙是选不了中国人的。

来自银河系最后的脊梁:塔洛迦&燕军

塔洛迦和燕军在联结新伊甸和银河系的EVE之门崩溃后蒙受了巨大损失,爆炸几乎摧毁了所有完备的殖民设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的情况还是比其他殖民势力要好,为了最大程度减少自己的损失,他们垄断了全部的资源,包括燃料,随即踏上远航,寻找安全的居所,此举间接导致了被他们抛弃的其他殖民者困死新伊甸,只有少数人苦苦挣扎在这么几颗星球上,文明大幅退化。

那么作为大天朝的子民,咱必须优先介绍一下燕军。最初他们还没有轻易放弃新伊甸内的其他殖民者,而是给予了有限的援助,奈何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中国人的附庸们,最后只是勉强在新伊甸生存了下来,而且在燕军撤离后,文明很快就崩溃了。但是来自中国的文化还是深刻的影响了他们。筷子和很多中国传统食物会在新伊甸内流传至今,其源点都是燕军也就是中国人的文化输出。比如梅京的母星就在燕军当初启航处不远,具体说是只有4光年的距离。至今那里还有规模可观的燕军遗迹,他们受到燕军的影响也最深。但是现在这些遗迹很多都被自由无人机占领了,其中一部分吸收了燕军科技后,竟然产生了独立人格,从自由无人机的集体意识中脱离了出来,不过通常都会被集体意识作为BUG立刻扑杀。关于自由无人机,下文还会讲到。

说起来,燕军精通量子科技和力场构筑技术,数学和大规模建筑的水平也是和塔洛迦齐名的。应该说不愧为中国人的后代嘛,毕竟我们天朝现在在这些领域恰恰是难得的世界领先,第一颗量子卫星已经升空了,更别说对基础建设的狂热了。

但是燕军在撤出之后去往何处至今未知,他们的殖民地很可能距离现存的四大国最为遥远,其最终下场亦不明,只能说是消声觅迹了,连是否已经灭亡了都未曾可知。但是作为中国人,小小的期待一下以后能有他们的戏份吧。

【燕军离开后,其遗留的中国文化被不同的种族分割继承】

【早期的卡尼迪人物模板是以龙图腾为背景的】

【受燕军影响最深的梅京以三爪蟒龙作为种族标志】

那么冬眠者和塔科马又是何方神圣?

(伪)古文明-没存在感的塔科马

优先介绍塔科马,这货最没存在感,完全没有资格和另外三个比较,因为他们和现存的新伊甸人并无辈分差异,只是这个时代“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在艾玛帝国建立早期,塔科马人和艾玛人在血源上的联系尚不清楚,但政治上说是兄弟种族一般的存在,塔科马人发展出了高超的生物科技,最为典型的就是能和古文明比肩的植入体技术,而他们进军太空的时点也早于现存的四大国,但是由于他们对“血祭”的疯狂追求,招致艾玛先民的情绪反弹,最后两者分道扬镳,所以可以说,塔科马是高配版的血袭者。顺便也该吐槽一下丹诺·格诺克这个糟老头,他作为银河系内一大巨头,其一手经营的新伊甸殖民地阿提拉(艾玛母星)在经过一次文明轮回后,生出来的不是艾玛这样的神棍就是塔科马这样的变态神棍....

关于塔科马的资料很少,几乎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介绍了(〜 ̄△ ̄)〜

相比之下塔洛迦和冬眠者这两个不作死会死星人才是最有料的,值得重点批判一番~

古文明-冬眠者的起源

冬眠者的祖先是地球时代一群斯拉夫人的后代,也是最后一批进入新伊甸的殖民者之一,他们还有另一个为我们所熟知的名字:朱庇特人。当他们在经历了大爆炸并幸存后,周围所有的人造设施几乎都损坏瘫痪了,想生存只给找到依然还在运作的殖民地,然而由于能用于远航的燃料全部被塔洛迦和燕军垄断了,冬眠者的祖先和四大国的祖宗一样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僵局,于是他们只给冬眠续命,并把飞船托付给玩家再熟悉不过的自动导航系统,而没有了跃迁燃料的飞船,其常规飞行速度也快的感人:0.0025AU/s,当时任何银河系人建造的星门和虫洞都已经瘫痪,算算看成百上千光年的距离他们给飞多久吧....

这样过了N年,只有一部分人在漫长的冬眠中苟活了下来,并最终被已经在新伊甸站稳了脚的塔洛迦人发现了,后者意识到这批幸存者拥有能适应极端条件的身体素质,于是没有了来自银河系的伦理束缚(银河系人类文明是杜绝此类技术的),最早的永生实验也在冬眠者的祖先身上展开,作为接纳他们的条件之一,这帮可怜的斯拉夫人别无选择。最后得益于塔洛迦人强大的生物科技和植入体技术,冬眠者作为最早的克隆人文明诞生了,他们是今天所有克隆飞行员联盟的老前辈,又有强大的靠山,比玩家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此时冬眠者也就正式成为了塔洛迦的附庸。

【塔洛迦:我看你是可塑之才今后必成大器,做我的儿子吧!冬眠者:害怕(速冻限定)】

塔洛迦-冬眠者VS智械林登万

收编和改造了冬眠者,塔洛迦也算是捡了个宝,但他们在另一个优势领域展开的实验却惹出了大麻烦:智械危机。塔洛迦拥有首屈一指的人工智能构筑技术,在文明繁荣时期,塔洛迦人开始尝试制造拥有极大扩展性的全自主AI,这些AI的源代码内包含必要的科技储备,可以高效繁殖和进化,以适应各种环境并自动向外开发殖民地。然而AI在造完的同时就立刻失控了,其原型机借助古文明常用的虫洞隧道溜之大吉,纵然塔洛迦人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加以阻拦,怎奈何AI的源代码内包含了同位素5提炼和使用技术(同位素5的应用技术师从银河系人类,作为银河系文明的直接继承者,塔洛迦和燕军理论上都具备提炼和操纵同位素5的技术,冬眠者曾作为塔洛迦的附庸自然也不必多说,这一能源最大的用处是撕开空间,进而构筑虫洞高速隧道),这些人工智能的原型体很快就借助自制的虫洞突破了塔洛迦人的拦截,灾难随即来临。

塔洛迦文明起初在和这帮智械林登万的战争中握有优势,他们动用并武装了冬眠者作为前线军事人员对反叛AI实行直接打击,冬眠者就和今天的克隆人飞行员一样是精神永生不死的军人,玩持久战再适合不过了。如果你去过虫洞空间,造访过塔洛迦的遗迹,就有可能发现那些曾经为了抵御AI的侵袭而建造的庞大的防御工事残骸,其名称多包含“前线XX”、“XX要塞”乃至“XX伏击圈”等字样,并且考古系统会告诉你,这些遗迹同时兼有塔洛迦和冬眠者两个文明的特征,并且建筑互相交错,彼此合作密切。然而那些叛乱的AI全盘继承塔洛迦文明的先进科技,再加上逆天的生产力和繁殖速度,很快新伊甸内智械之火遍地开花,大有燎原之势,塔洛迦意识到这样下去吃枣药丸。

于是另一个真正的王牌很快浮出水面。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塔洛迦对这些AI的底细一清二楚,所以有啥弱点也只有塔洛迦人自己知道,塔洛迦的王牌便是逻辑病毒,这是针对虚拟意识的逻辑进行广域破坏的大杀器,通过量子技术在虚拟量子网络中直接扩散,没有解药也没有阻止的方法,只要没有有机载体就必死无疑。这对于AI们显然是AOE级地图炮。但是另一方面,这对于精神在虚拟网络和肉身之间频繁交换的冬眠者也一样有效。想要让冬眠者和玩家一样安分躲在肉身里是不可能的,毕竟冬眠者早就高度依赖虚拟网络过活,哪怕塔洛迦人自己,也异常依赖人工智能。更何况这张王牌是极少数人才知晓的秘密武器,如果拖延下去,甚至向正在最前线作战的冬眠者坦白,那么被反叛AI察觉的风险就会激增,所以最后塔洛迦人选择保守秘密,决定牺牲冬眠者的利益,直接释放病毒。于是如同塔洛迦算计好的那样,整个新伊甸的AI全体爆炸,连塔洛迦自己赖以为生的AI也不能幸免,当然还有冬眠者,那些来不及送回肉身的全部扑街,在这个网络大屠杀的过程中还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后患:“他者”。不过这是后话,不具体展开了。

本来就是在给主人拼命,到头来最后还被自己的主子给中出了,你说冬眠者该有多气啊,但是气也没用啊,你又打不过人家,就算塔洛迦文明元气大伤,也好过差点陪葬了的冬眠者自己。于是冬眠者只好趁机要求分家。塔洛迦人因为放弃了千百年来赖以为生的人工智能,此时自己也被搅得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冬眠者那膨胀的分离主义。最后,两者终于是分道扬镳各归东西了。虽然贵为曾经的救命恩人,但是自己卖队友在先,人家再也不肯相信你了也在情理之中。

塔洛迦最终走向毁灭的原因同样是不明的,但毫无疑问经历了这些变故后,塔洛迦就像是经历了安史之乱后的唐帝国一样,再也兴盛不起来了。而智械林登万被摆平后,其源代码被“分尸”并封存。但是仍然有一小部分载体遗留下来,毕竟人家生的实在是太多了。这部分就被日后自以为发现了宝贝的盖伦特人发现并提取了出来,然后AI危机死灰复燃,只是失去了曾经塔洛迦文明现成的强大装备和各种黑科技,战斗力大打折扣,今天的人类称之为“自由无人机”。不过只要你留心那些自由无人机的造物,就会发现还是和塔洛迦人的制造风格非常接近,充满生物特征,造型诡异臃肿,这说明塔洛迦的部分科技依旧在这些AI的源代码中留存着,比如现在唯一能大规模提炼和使用同位素5的不是别人,正是自由无人机,它们在很多领域的科技储备,甚至连朱庇特人都甘拜下风,毕竟这些都是塔洛迦文明的遗产。

【塔洛迦的飞船充满仿生质感,是后期朱庇特战舰(如幻象级)的原型】

【自由无人机的科技基础便来自塔洛迦文明,其影响至今依旧能从近似塔洛迦的造物上体现出来】

而冬眠者之后经历了什么应该算是公开的秘密了,他们没有吸取夕日宗主的教训,继续作死,最终也险些害死自己。

冬眠者的尽头,朱庇特人的兴衰荣辱

冬眠者文明独立后来到自己过去的起点,也就是现在血袭者所霸占的地方。其疆域距离现存的四大国和EVE之门最为接近,但是那个时候由于EVE之门坍塌导致的爆炸仍然使得周围的空间极其不稳定,冬眠者仍需保持足够距离。这个时候,我们也该舍弃塔洛迦人给他们用作定义的“冬眠者”称号,该用他们自己自称的朱庇特人来称呼他们了。现在和四大国并存的那个朱庇特文明就被称之为“朱庇特第三王朝”,用以区分他们辉煌的前辈。

朱庇特人摆脱了冬眠者的身份后,致力于寻找来自银河系人类的旧物,以提取失落的黑科技,毕竟现在他们再无强大的靠山,一切给靠自己了。而他们自己对银河系文明的继承非常有限,绝大多数还是传承自塔洛迦。倘若你有幸访问过冬眠者虫洞空间中最高级别的“明镜”空间站遗迹,就能找到专门用于研究银河系时代人类造物的特区,内部封存着“史前地球异物”(拿不走的收藏党们放弃吧)。很明显他们依靠逆向研究,补充了一部分遗失的科技,再加上从塔洛迦那里继承的科技树,朱庇特人终于慢慢强盛起来。这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现存的四大国无法找到来自银河系时代的遗迹,因为它们早就被朱庇特甚至是更早的塔洛迦和燕军打包带走了,带不走的部分则被朱庇特人隐藏起来。但是今天四大国已经意识到在科技树上,塔洛迦/朱庇特/自由无人机三者之间存在微妙的联系。【虫洞空间内那些大型的冬眠者POS(上、中)以及已知最高级别的“明镜”空间站(下)】

【“明镜”中所埋藏的古老科技与造物向我们暗示了冬眠者与塔洛迦人乃至地球文明的微妙联系】

另一方面,也正是由于朱庇特人作为冬眠者的漫长历史,他们对于小到植入体大到基因工程的开放程度都是大的惊人的。说白了就是对自己狠,一切以变强为目的,穷尽手段。而人为改造基因毫无疑问是一大捷径。

千年以来,这些狂热的基因改良派做了各种遗传试验来完善他们已有的技术。随着实力的发展,他们开始信赖自己在基因工程上的能力,这最初也是得到了政府的支持的。

于是朱庇特人大胆的对自己进行了基因改造,将重点放在了对精神影响的层面,趋向通过抑制各种欲望冲动和压抑性的需求,并且努力提高专注力和创造力。这导致了他们生理和心理层面上疯狂和奇异的突变,但在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效果非常好。经过“强化”,朱庇特人更加聪慧、更加富有创造力、更加优秀,于是国家开始鼓励人们进行基因改造。

好景不长,这种改造后的朱庇特人的确将国家建设的愈加强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人类的繁衍,被修改的基因内隐藏的危机逐渐暴露出来。

首先是趋于失控的狂热,朱庇特人发现理智越来越难以阻止他们的研究热情,即使明知道是后果非常严重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还是无法克制开发的欲望;当虚拟模拟实验无法满足自己的求知欲时,即使知道后果是毁灭一颗居住着数十亿生命的星球,他们也会进行义无反顾的付诸实践。朱庇特人的基因改造失败了,他们根本没有成功控制住自己的冲动和欲望,只是让它们以另一种畸形的方式爆发出来。

其次是肉体的衰竭,尤其表现在普遍的不孕和用尽一切科技手段仍然仅有正常人类十分之一的胎儿存活率。并且朱庇特人的克隆体也开始产生严重的病变,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克隆体越来越难以替代原本的肉身,因为几乎所有的生命体征都在退化和畸变。

当朱庇特人想去修复他们的基因链时,他们的DNA已经被破坏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灾难面前,朱庇特人不愿意束手待毙,当发现自己已经失去对基因技术的有效掌控,他们果断从其他手段入手,去研究抑制他们狂热的发明冲动的办法。可是接下来事情变得更加糟糕,当进一步针对性的基因“补丁”被打入病变的基因改造者体内,随着冲动欲望的屏蔽,灾难顷刻间转入另一种相反的极端。一旦失去这种“狂热的冲动”,人们会变得“抑郁”,会引发强烈的消沉,失去活下去的动力。这种症状被命名为“朱庇特综合征”,死亡在几周之内便接踵而至。朱庇特人竭尽所能,再无驾御之法。于是人口开始锐减,死亡冲动变的一发不可收拾,如果不能立即根治朱庇特人就将灭绝。

在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调查研究,朱庇特人发现他们所提出的所有解决办法都被验证是徒劳的、无用的,这种遗传疾病无药可医。随着人口的持续减少,很多昔日繁华的殖民地和空间枢纽沦为鬼蜮空港。

最后无计可施的朱庇特人只好采取最终手段,他们将所有患病者以及潜在的患病者留在了家乡,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而其他为数不多的健康人则乘坐着三艘巨型方舟(新伊甸内最早的三艘超级泰坦),出发去寻找新的家园,并希望能最终发现解决这一顽症的方法。

但是剩下的人等死也不行啊,患者最后的选择便是冬眠,等待同胞有朝一日能带来好消息。他们躲入庞大的安全枢纽之中,并安排自动化的军事防御系统接管这些枢纽,最大程度保障自己安全,很多人将这些防御系统管辖下的无人机当作冬眠者,这当然是错误的。不过冬眠者不会意识到有朝一日,自己的安全枢纽会因为同位素5武器在新伊甸内被引爆(详看女王浓痰)后借由连锁反应所产生的虫洞直接暴露在四大国面前。

至此,朱庇特文明的主体,冬眠者一族也终于落下帷幕。直到最近的资料片,一小部分冬眠者开始复苏,却发现很多身体都被前来盗墓..哦不对是考古科研的艾玛人给搬走了,艾玛帝国为了得到冬眠者脑部可以转移意识的植入体(不是玩家这种复制粘贴意识的脑插,而是真正可以将灵魂量子跃迁出去的黑科技插件)来制造“EVE:DUST 514”中的永生战士而大量夺取冬眠者肉身,于是冬眠者苏醒后决定前去兴师问罪,他们借助合成肉身甚至是玩家的克隆体借尸还魂。这都是现在的剧情,属于“时事”。

【冬眠者/朱庇特人传统形象】

【机械改造后作为合成人再度复苏的朱庇特人,“暴君专制统治集团”成员】

站在上古文明坟头上的最大赢家-因赫度安涅

讲到这里,不难发现,上古文明有咯屁的有失踪的有残废的有一觉不醒的,但还是有这么一小支派系闯出了一条good end,最终凌驾于整个新伊甸人类之上。

朱庇特的老祖宗们怎么也想象不到,他们当中有一批幸存者放弃治疗在魔改肉身的道路上将错就错,并一错到底进化到了丧心病狂的高度。最终它们完全舍弃了肉身而成为量子化的高维生物,这批炒鸡大神棍和现存的朱庇特人是同族,名为“因赫度安涅”,掌握不依赖任何硬件就可以进行量子跃迁的非线性转移黑科技,以及远程直接覆盖人类意识的神秘精神操纵能力,而更多凶残的能力至今不明,是深不可测的存在。

因赫度安涅为冬眠者时代秘密结社的成员,一直致力于统一新伊甸并引导其他人类一同“进化”,其最终目的是希望回归银河系人类文明,同时它们也是EVE设定中新伊甸内最大幕后势力,拥有从银河系时代就一脉相承的一整套人类科技体系,并最终发展到新伊甸内无人能及的高度,大概只有正统的银河系人类才能藐视他们了。按照朱庇特人的说法,因赫度安涅的生命特征早已脱离人类的范畴(你们自己也好不了哪里去),但据说永生战士在借助古代冬眠者脑插进行意识跃迁的时候,有时候会见到因赫度安涅的成员那模糊的身影,似乎正是它们在协助这些灵魂完成转移。

引用出处

作者:架构师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079100/answer/14781531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